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足夠深的海洋,足夠遠的蒼穹。 前者因為讓人深切凝望、嚮往投入環繞而不能,更顯沉潛幽暗;後者因為讓人持久仰望、渴求展翅擁抱而不能,越加高遠神秘。 都是愛而不得的無奈…… 有時候,我們渴望走近人的內心,觸碰到的卻恰恰是這深的海、遠的天,冰冷虛無,充滿?無望。兩顆心的距離,或許就是在這天涯咫尺、咫尺天涯的變化裡,因為陌生而吸引,因為瞭解而分開。而愛,更像是一顆孤獨的心,生了一場寂寞的病,無論過程如何,結局始終冷暖自知。如果距離真的可以美化我們心裡的情感,那麼“同心而離居,憂傷以終老”無疑是最優美且備具尊嚴的愛情的姿態。 所以,若是到了愛而不能的時候,放開緊握的手,轉身之後,雖不能迎來愛情的生路,但未必不是人生新的起點。如同登峰望日,在霞光驟現的一剎,慷慨而輝煌的萬丈光芒,為所有漫長而崎嶇的翻越等待披上金色的羽衣,一切寂寞苦難都有所償還。 珍視自己敏感而豐盛的內心,感情的付出本就是虔誠朝聖的旅途,於苦難中磨礪粗獷隱忍的意志。愛情賜予的不僅僅只能是長相廝守的纏綿,換做盛大富饒的寬厚與堅毅無畏的勇氣,或許反而是更為豐厚的獲得……